sub jam b003 颜峻 – 次声波


书; 32开; 2001

颜峻,兰州人,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另类文化、地下文化的研究和推动者。这是一本10年诗选,或者说,一次告别过去的结集。作为诗人的颜峻,显然要比作为乐评人和策划人的颜峻更自我、脆弱、傲慢和不为人知。

设计:蒋浩/雅典工作室
插画:张东旭

目录:


1991—1992
活着
车站——给刘丽琴
雨中的女人
离开
怀念
阅读(一):爱情故事
1993—1994
痣——给Ani
北方
要说起四个地方的灯光
埃德加·爱伦·坡
六等星
八十年代(一)
八十年代(二)
八十年代(三)
肉体
——送金延毕业
激情或老女人之歌(为K而作)
1995
在路上
怀疑
痕迹(或自画像)
昨天
明天(给不读诗的朋友)
中学
自杀
超速
旧毛毯之歌
恋爱
去吧
十一月
1996—1997
永远
约会
对谈
情诗·路上
那些不可能的夜晚
农民
书桌·革命
销魂记
失败者
烦躁者说
1998
一千万
物质生活
我们
裸奔
英雄传
卑鄙的满足
苹果记
畸人传——给四个乐队
老虎(是真的)
1999
春天·哀悼
春天·手机
春天·给
春天·恐惧
北京的冬天
当悟空梦见杨波……
性幻想
海子在天之灵
永恒让我腿疼……——Dedicate To The Young Dead
次声波——给晓涛
6月27日,兰州
6月28日,兰州
缩写
骤雨
2000
再见,新世纪
突然死亡
在鬼街夜观天象,看见哈桑死于高潮
矿泉水,或MDMA的背影
狂飙
致敬——献给汤姆·里德尔
游魂·肉蒲团
游魂·在麦当劳
为什么不能操那个姓冯的姑娘?
反对一切有组织的欺骗
附录
课堂作业
写信
过程
街灯
陌生人,不要在烛光里停留

后记:

以前我印过一本诗集,叫做《诗四十九首》。得到它的少数朋友会发现,我在拿《次声波》总结过去的时候,并没有从中选出太多的作品。事实上我选了一些当时以为见不得人的东西,并且有一种知今是而昨非的感觉。这说明我对诗歌的看法有了变化。我自己把这个变化看作一种进步。
人应该追求进步,问题是什么是真正的进步,和怎么样进步。这件事经常让我迷惑。尤其是在选完《次声波》之后,我简直感到羞愧,而不仅仅是迷惑。在我过去的认识中,知识不代表思想,技艺不代表解放,写作不代表人生,但现在我希望能够通过写诗和做其他一些事情,让自己活得更像一个人。所以我和自己比较,例如,和自己所主张的、所希望的、所以为的境界比较,其结果就是自愧不如。
当然,有时候读有些人的作品,例如钟鸣、车前子、残雪,我会对自己产生极大的失望,这也是因为看到了自身的有限。这时候我只好再读读另一些人的作品,名字就不用提了,其结果是,我想,妈的,可以踩着他们的尸体前进啊,于是又开心了。由此可见,我几乎没有研习的习惯,缺乏专业精神——好些年和写诗的人们失去联系,就跟这个有关,一直到最近风头变了,不用一见面就谈神性和结构性转喻,才算是恢复了交际的勇气——我的阅读,基本上分为享受和找回自信两种。对翻译文学也是这样,我在《完全自杀手册》、《哈利·波特》、《沙之书》、《玫瑰之名》和《性史》中得到的,差不多是同样的东西,我把它们统称为:世界的形状。
更多的时候我从别人那里偷东西用,一些词,一个句法,一种修辞,一点语感。更早的时候,我倒是研习来着,叶舟和西川,我的兄长和老师,我的青春期,我的牛肉面。我和别人的关系,差不多就是这些。
我和我自己的关系,又有点说不清楚。能说清楚的,就是我有点像蝙蝠,跟写诗的人推销乐评集,向听音乐的人朗诵诗歌,有投机的嫌疑。但是没有办法,两样都得干,这是我的生活方式,这是我向往自由和创造的方式。况且,有时候我的确希望两边都把我择出来,人最好还是不要属于任何行会,尤其是在行会盛行的年代。我写诗的目的,就是满足自己。
你看,又说到了江湖上的事。行会这个东西,对写诗的人是有帮助的,出书、出名、出国、找工作、实现心理安慰,等等,但是对写诗没有帮助。但是有人和我想的不一样,我管不着他们,也希望他们别来管我。有回看见一个自称民间派的教训我,说我还没有肃清学院派的流毒,哼哼,我想,改天咱们打一架,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民间。就是这样。
关于这本诗集,我要感谢张东旭的插图,他的《我是天使,我不骗你》中,有一种天然的敏感和诗意,这是我们合作的前提;还有蒋浩的设计,他的雅典工作室为不少诗集提供了简约、深邃的视觉,欢迎大家把合同交给他。关于台湾版,我要感谢小方——十年了,他仍然在为两岸的地下摇滚和青年文化奔忙。关于我的诗,我要感谢那些夸过我的人,例如黑大春、翟永明、高晓涛、廖伟棠,他们的赞扬使我激动,并产生动力——亲爱的,要是喜欢我,你就说出来吧,这样可以帮助我进步。
最后要说的是,我愿意和你一起进步。

颜峻
20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