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Jam 013 v.a. – 十三不靠 a horse of a different color

subjam-013-455.jpg
cd; 随《非音乐·极度摇滚》2003年冬季号发行 distribute with “non music/extreme rock” winter issue; 2003

这是一张融合了民谣,摇滚,实验音乐等多种风格的合辑,它不在乎风格的杂乱,只在乎音乐本身的水准。
它属于新旧时代交替之际。

this compilation combines singer-songwriter, rock, experimental and many other music genes, because it only cares about the quality of music, not the diversity and complexity of it. it comes from a time of new-old hybrid.

设计 design:R Design

曲目:
1,冯昊(北京)— 2002.7.23 — 专辑《声音》(未发行,2002)
2,庞文龙(兰州)— 两只山羊 — 独立电影《谁呀》片尾曲(2002)
3,万一&T.M.D.乐队(北京)— 诗一样地射了 — 专辑《拉链门事件》(摩登天空,2003即将发行)
4,Slitheryn(美国)— Lost — 同名EP(demo,2002)
5,张浅潜(西宁/北京)— 倒淌河(demo,1997-2003)
6,Vialka(法国)— Pas Joupi — 专辑”Bon Voyage”(自制,2003)
7,JPDS(比利时)— Death Of The World — 专辑”Light Sleeper”(Beuzak Records,2002)
8,Bo-n’z(日本)— Hagemaase — 专辑”Zurumuke Power”(demo,2003)
9,Seens(冼文光)(马来西亚/新加坡)— Surfing(飞行) — 电影”Eating Air”(《吃风》)插曲(1999)
10,Thaitanium(泰国/昆明)— Thairiders — 专辑”Thai Rider”(未发行,2002)
11,Thaitanium(泰国/昆明)— Come With Me Skit — 专辑”Thai Rider”(未发行,2002)
12,刘以达(香港)— Screaming Hong Kong 93 — 合辑”Om Ma Ni Pad Me Hum – What Sound Vol.2″(Sound Factory/Noise Asia,1993)
13,Ronez(桂林)— Fog(demo,2003)
14,718(新疆/北京)— 不渔 I — 专辑《不渔》(未发行,2003)
15,Sabot(美国/捷克)— Resurrection — 专辑”Somehow, I Don’t Think So…/Vice Versa” (Broken Rekids,1996)
16,王凡(兰州/北京)— 以身相许 — 《斯巴达》小说朗诵会配乐(自制专辑,1995-2002)
17,bonus track(颜峻 + FM3)

track list:
01, Feng Hao (beijing) – 2002.7.23 (unrelesed album Sound, 2002)
02, Pang Wenlong (lanzhou) – two goats (soundtrack from independent film Who’s That, 2002)
03, Wan Yi & T.M.D. (beijing) – ejaculating like a poem (unreleased album Slide Fastener Gate, 2003)
04, Slitheryn (us) – Lost (demo ep Slitheryn, 2002)
05, zhang Qianqian (xining/beijing) – converse river (demo, 1997-2003)
06, Vialka (fr) – Pas Joupi (self-released bootleg Bon Voyage, 2003)
07, JPDS (belg) – Death Of The World (Light Sleeper, Beuzak Records, 2002
08, Bo-n’z (jp) Hagemaase (demo album Zurumuke Power, 2003)
09, Seens (my/sg) Surfing (soundtrack from film Eating Air, 1999)
10, Thaitanium (th/kunming) – Thairiders (unreleased album Thai Rider, 2002)
11,Thaitanium (th/kunming) – Come With Me Skit (unreleased album Thai Rider, 2002)
12,Tats Lau (hong kong) – Screaming Hong Kong 93 (v.a. – Om Ma Ni Pad Me Hum – What Sound Vol.2, Sound Factory/Noise Asia, 1993)
13, Ronez (guilin) – Fog (demo, 2003)
14, 718 (xinjiang/beijing) – no fishing I (unreleased album No Fishing, 2003)
15, Sabot (us/cz) – Resurrection (Somehow, I Don’t Think So…/Vice Versa, Broken Rekids, 1996)
16, Wang Fan (lanzhou/beijing) give my body to (soundtrack from novel drama Sparta, 1995-2002)
17, bonus track (yan jun + fm3)

部分歌词

2,两只山羊

词曲:庞文龙(根据疆蒙小调改编)

两只山羊(它)爬山着呢 两个姑娘(她)招手着呢 我想过去嘛(它)狗叫着呢 我不过去嘛(它)心痒着呢 听见隔壁子(它)水响着呢 一个丫头子(她)洗澡着呢 我想过去嘛(它)门锁着呢 我不过去嘛(它)心痒着呢

3,诗一样地射了

词曲:万一

出门后向左拐,向前只一百米 那个白色公厕,我们叫她白公 我就是那个在门口卖诗的人, 用爱服务每个忘带手纸的人 看他们狂奔而来,用一种饥渴眼神 我感到一种神圣,从心底破土而出 带着诗人的尊严,我虔诚地告诉他 三毛钱一位 (广告以后再回来)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出门后向左拐,向前只一百米 那个白色公厕,我们叫她白公 我就是那个在门口卖诗的人, 用爱抚慰每个不着调的灵魂 看他们狂奔而来,有一种饥渴眼神 让我如何能拒绝,等待被救赎的心 带着诗人的尊严,我骄傲地告诉他 叫我白公守望者 就像诗一样射了 就像诗一样 就像诗一样射了 就像诗一样

5,倒淌河

词曲:张浅潜

谁会拥有这片土地 来唤醒沉睡在下面的我 试着打开我的世界 被爱腐蚀过的生活 被虫蛀过也保持沉默 可怜爱情越走越远 一切在失眠中变幻 变幻成为我的另外一面 在倒淌河水面 晚风吹着树影 安慰着青春寂寞的美 只有你的爱会洗去我的悲 时光欲回 却张不开它的腿 试着打开我的世界 被爱腐蚀过的生活 被虫蛀过也保持沉默 可怜精神越来越轻 生命是不断的催眠 一如你熟睡得那么自然 在倒淌河水面 晚风吹着树影 安慰着青春寂寞的美 只有你的爱会洗去我的悲 时光欲回……

9,飞行

词曲:冼文光

醒在另一个与昨天一样的早晨, 空气,阳光和风在身边荡漾。 沉醉在充满幻想的寂寞highway, 悲伤的英雄也有快乐的一刻吧? 梦想会实现在未来的某个早晨吗? 风越过窗帘,你是我思念的人。 飞驰在充满幻想的寂寞 highway, 但愿我们都能随着梦想而飞。 那远方的风比远方更遥远, 那远方的梦比远方更遥远; 那远方的风比远方更遥远, 那远方的梦比远方更遥远……

16,以身相许

词曲:王凡

想擦去你脸庞的泪滴 想指梢间童年的手巾 想吻你可冷冻的表情 想怀疑又来不及老去 想究竟缠绕的定义 想彻夜为你燃烧的很美丽 想不明白多少次离开的原因 想回去又慢慢地死去 真想回去 可又慢慢地死去 真想回去 可又慢慢地死去

编选者的话

我选择和编辑这些音乐作品的原则是,首先要“十三不靠”,风格差得越远越好。并不是为了强调音乐的平等,而是想恢复耳朵的敏感。然后,它们都是从我收到的正式和非正式作品里挑出来的,并没有特意去选非常好的——尽管我的确回避了那些特别差的。作为一张合辑,它的意义就在于一次连续的、70多分钟的聆听,如此而已。在16首作品之后,还有一个附送曲目,作者和标题可以用 windos media player 之类的软件看见。另外,需要联系而没有刊登联系方式的艺人,可以写电子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1,这是冯昊用日记形式做的一张专辑,曲目都由日期构成。他的作品缺乏完整的风格,也有一些明显的采样痕迹,但很安静,有 microsound 那种从无到有变幻的精髓,可以听很多遍而不腻。我并不认识冯昊,也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有一天,我在地铁里接到一个电话,20分钟以后我们就在地铁站见面了。他给了我这张唱片。他的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2,庞文龙本来是玩乐队的,但后来一直在做电影,编剧、导演、演员这些独立电影的基本环节都没漏掉。从很少的一些作品来看,他至少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这首歌很短,曲式也不够完整,但是为什么一定要长?为什么曲式就要“完整”?难道它还不够爽快吗?——它是兰州音视工场做的短片《谁呀》的片尾曲,谷僳编曲,在http://gshell.nease.net可以下载;在这个网站,还可以找到舌头兰州演唱会、王凡的现场以及大量兰州地下乐队的音频、视频下载。

3,万一&T.M.D.乐队其实只有一个人,他是某唱片公司的制作人,也是国内最早用电脑玩流行/摇滚音乐的人。这张专辑大概受了胡吗个《一巴掌打死七个》的影响,但更大的可能是,在搞笑、解构方面,这对好友恐怕是互相影响。《诗一样地射了》戏仿了许巍(专辑里还有一首戏仿王菲的歌),请胡吗个开唱(而不是采样),在抒情和恶作剧之间来回穿梭着。尽管用了太多软件自带的音色,或者未经精细处理的音色,但它仍然是令人快乐的。

4,Slitheryn 是挂在盒子上去美国演出的时候认识的乐队,主唱13岁,其他成员也就15、16,经纪人是其中两个成员的父亲。我把他们的名字翻译为“蛇行者”。这张EP是 Slipknot 主唱 Corey Taylor 制作的,在”Lsot”里面还可以听到他的伴唱。但撇开这位名人不说,音乐的确没得说——新金属已经有10年历史了,这种形式已经成熟得连幼齿都可以熟练操作,我想问问中国的同行,那些正在从愤怒中成熟起来的青年,应该为自己树立一个什么样的尺度呢?他们的主页是:www.Slitheryn.com

5,1997年,我第一次在 Keep In Touch 酒吧听张浅潜唱歌的时候,浑身都像是透明了一样。后来拿到《倒淌河》的小样,一遍又一遍地听,几乎哭了出来。那些认为张浅潜过分浮躁、卖弄的批评者,也都同意这是一首难得的好歌。它有过各种不同的版本,当然,在酒吧,用一把木吉他伴奏的那个版本是最干净、最有力的,可惜已经找不到录音母带了。现在这个,是野孩子乐队和她合作的结果,张全的吉他 solo,怎么说呢,很勾人吧?

6,Vialka是今年和武汉朋克乐队死逗乐一起在中国巡演的法国乐队,他们本来只有鼓手和贝司手两个人,但来中国前,和一位萨克司手合作录了一些作品。乐队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技术,所以风格也还不成熟,但无疑,在R.I.O.(注)运动和 Magma 的巨大能量影响之下,他们已经获得了一个倔强、独特、热情的未来。他们的贝司手Eric的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注:Rock-In-Opposition(R.I.O.),70年代中期,欧洲一些摇滚乐队和实验剧场组成的艺术运动。由德国实验摇滚乐队 Henry Cow 鼓手兼词作者 Chris Cutler 发起。针对媒体霸权和美式英语文化的垄断,要求以母语和本土风格的音乐延续欧洲大陆传统文化。代表乐队,法国有用破坏性的歌剧唱腔演唱自己发明的语言、歌词内容为科幻史诗的 Magma,以及经常与舞台表演合作的 Art Zoyd;比利时有歌特低调乐队 Univers Zero、Present;德国则有左翼的噪音研究者 Henry Cow、Art Bears 以及 Kraut Rock 的代表乐队之一 Faust。 Magma 的影响至今仍在增加。这种科幻加神话的题材,也并不是 Magma 独家创造,它在今天已经是音乐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而当时,先锋爵士领域的 Sun Ra 也同样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从外星来的神人。而 Magma 的仿歌剧唱腔,则能够在 The Ruins、Vialka 等后来的无数地下乐队那里找到回应。

7,JPDS是一支比利时乐队,要不是SARS,可能也在中国演过一圈了。老实说我总觉得他们的音乐差点什么,但这首《世界之死》却有点不同——它从第一个乐句开始就是感人的,如果不是副歌写得牵强了一点,效果会更完美。我们很容易联想到80、90年代的很多经典慢歌,这种怀疑主义的气质,曾经是R.E.M.、U2、Leonard Cohen打动过我们的地方。当然,这也是10年前,西方世界向后冷战时代过渡时的气氛,今天已经很少见了。这是他们的主页:www.pjds.be

8,Bo-n’z,他们太喜欢中国了,即使自己买机票,也要赶来参加迷笛音乐节……我也喜欢他们,因为那种60年代热情的放克摇滚的感染力。看过他们现场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支精力旺盛的乐队——当然,中国以外的乐队都精力旺盛,但他们更旺盛——在火花与汗水四溅的音乐中,你能看到音乐给他们带来了多么大的快乐。对了,给他们的经纪人Yuri小姐写信,也可以用中文:[email protected]

9,冼文光,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华人,舞曲、流行、实验样样都玩,还兼做广告创意和文学创作。《吃风》是1999年的电影,最近已经出现在在DVD市场里,好象是一个开大摩托喝酒打架谈恋爱的故事。他的邮箱是 [email protected]

10、11,春节过后,我在昆明瞎逛,在著名的李都的著名的纸老虎酒吧遇到了泰国少年Joey,也就是Thaitanium。2002年他在纽约录了这张专辑,自己做DJ和制作人,另请了3位MC帮忙,结果回到泰国,发现不能发行——看来和中国的情况差不多。后来Joey就搬到昆明住了……他没有邮箱,不过可以通过李都来联系他:lidu777cn[email protected]

12,别以为香港没音乐,香港只是没有音乐环境罢了。刘以达18岁玩ambient,然后和黄耀明一起创造了达明一派辉煌的10年,后来的不固定成员的刘以达官立小学则发掘了许多地下音乐人……刘以达的民乐和摇滚,分别在《诱僧》和《麻木》中让我们领教一二,但他的实验音乐呢?在香港独立音乐最热闹的1993年,有一张奇怪的合辑……

13,桂林的Ronez,一边上班一边做音乐,一边在网上下载上传。他产量惊人,态度低调,从walkman的环境采样和拼贴游戏,到软件程序的偶发做曲,从有节奏的音乐做到没节奏的音乐,这几年下来,也算是记录了中国实验电子乐的史前史。新的作品,又恰好和眼下中国新一代实验电子乐人合拍,国际化、简约、声音通透而机智。

14,还在上大学的718,已经完成了两张高质量的电子专辑和一张slowcore专辑,这还不算以前丢掉的两张。他的成熟的气质、稳重的细节、严密的结构、开阔的空间,都令人惊叹,甚至让行家倒吸凉气。这一首是他的IDM(聪明舞曲)专辑里惟一不带节奏的,它保留了传统ambient的气度,又渗透着新的实验性的声音——纯数字的杂音,这就像是合成器嫁给了正弦波,一派恢弘奇异的蛮荒未来。

15,Sabot是两个在捷克住了十几年的美国人,1999年来过中国演出。乐队的名字,是法语“木头鞋”的意思,它和一次历史上的工人运动有关。这个乐队曾经有一个吉他手,但他离开了,剩下的两个说:“为什么一支乐队一定要有3个人呢?”所以……和Vilka有点像,他们结合了爵士乐和摇滚乐的特点,并且放弃了传统音乐突出这个、表现那个的原则,让音乐滚动起来。后摇滚,也就是这么形成的。下面是他们的主页:http://www.cesta.cz

16,大约10年前,王凡写了这首《以身相许》。1996年,他刚到北京,找不到乐手和设备,就拿salkman和双卡录音机做了这个。2002年,小说家康赫举办朗诵会,王凡做了配乐,结尾的地方就用了这首老歌。新的地方,是他在原来的磁带母带上面补了一些实验环境音乐风格的噪音背景。通过[email protected],也许还能找到这张小批量发行的配乐。(颜峻)

感谢:冯昊、庞文龙、张文、兰州音视工场、万一、摩登天空、Slitheryn、王悦、张浅潜、Vialka、JPDS、万伊歌、Bo-n’z、木村有里、冼文光、Joey、李都、Noise Asia、李劲松、Ronez、718、Sabot、王凡、老赵、张荐、武权……